每年的春暖花開時節,我到二水給乾爸爸掃墓的日子就接近了。

乾爸爸是爸爸的湖南同鄉,也是榮工處的袍澤。一隻手在工作中遭火車碾過手肘以下沒有了。我對他僅存的印象約莫是在基隆讀幼稚園的時候,他帶著大包小包禮物來我們家作客的情景,至於他的面容則早已不復記憶。媽媽說每次吃完飯後,爸爸就會擰個毛巾幫他擦擦臉、擦擦手,讓他舒爽一點。

乾爸爸同是隻身來台的老兵,不同的是他終生未娶,在台灣沒有任何親人,所以很小的時候爸媽就讓我認了他當乾爸爸,據說是有下跪叩頭正式的那種。

小學的時候他去世了,後事也是爸爸一手包辦。從那之後,每年清明之前爸爸或媽媽會找一天去二水為他掃墓,高中的時候爸爸帶我去了一次,隔年開始我獨自接手了這個任務。

在桃園穿著冬衣上車,到二水脫掉外套剩一件短袖都還感受到中台灣早熱的太陽威力,這是每年掃墓的不變印象。

高速公路春意鬧,萬紫千紅滿枝頭。

20130323_124304

那時二水這個小站每天只有班次很少的莒光號經過,其它就只有復興號或電聯車了。我通常選在清明之前3月底的那個週末去掃墓,一人前往的時候悠悠哉哉睡個覺、讀本書,到二水後吃個午飯加掃墓大約一個小時內可以完成,接著再搭車回桃園,這樣持續了好多好多年。

20130323_152107 

火車站對面每年交關一次買金銀紙、祭祀水果的雜貨店。二十年來樣貌絲毫未變。

20130323_152132  

20130323_152240

結婚之後我不再搭火車去掃墓了,頭兩年小孩放在家裡,老公開車載我下去。去年我們帶著無敵一同前往,他倒也乖乖一路坐在後座安全座椅不吵不鬧,或睡覺或跟我們瞎扯或看著窗外哇啦哇啦自言自語,到二水之後也很配合在小吃店跟爸媽一起吃麵。我去塔裡拜拜的時候他就跟著爸爸到旁邊的遊戲區玩、到籃球場看人家打球。

今年我們首度挑戰兩個小孩一起帶去。

20130323_154819  

20130323_155347

先人已遠,我早就不去想這二十餘年來的掃墓、後人的追思還有沒有一絲一縷能傳達到先人那裡。乾爸爸是否含笑在天上看著我從一個小丫頭變成一個學生、到嫁作人婦、到帶著兩個小毛頭吱吱喳喳大老遠跑來吵他? 又或者其實他早已雲深不知處,飄渺到不知哪個時空去了…

20130323_155002

20130323_155034

20130323_155501

其實我感念、遵循的是爸媽對故人的一份心意,如今爸爸自己也當神仙去了,他的孩子多,不愁沒有後人追思;而我的乾爸爸,除了我沒有別人了。

孩子們,以後的每一年,媽媽將帶著你們來一趟二水之旅,探探這位你們未曾謀面的乾爺爺。等爸爸媽媽走不動、來不了了,媽媽希望你們還是能到這風光明媚的純樸小鎮來走走。祭拜乾爺爺之後你兄弟倆可以在涼亭裡聊聊天、到籃球場打場球,幫媽媽追思一下曾經疼愛過媽媽的乾爺爺。

媽媽會好感謝你們。

20130323_161613  

 

來年我們舊地重遊

春末,我和小鎮有個約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SL 的頭像
YSL

無敵來了, 瑋瑋來了!

YS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0) 人氣()